北寄貝

又是一個等待遲到男友的早晨。這一段橫跨台灣南北的遠距離戀愛已經持續了三年,每隔兩周回到台北,相約星期六早晨在捷運站碰面,沒有例外的他又遲到了。

約定的捷運站裡有一間連鎖迴轉壽司,我站在門口等待,店裡播放著女偶像唱的品牌廣告歌曲。這首歌在店裡輪迴播放,我已經聽了不只二十次,如果把之前等待所聆聽的次數加起來,大概已不下百次,歌詞早就倒背如流。

「好吃的sushi在爭鮮,種類豐富新鮮的滋味;營養滿點在爭鮮,平價健康的美味。」

這首廣告歌很用心,後面還有一段RAP,活潑地喊出各種食材:「鮭魚鮪魚玉子燒,海老紅甘北寄貝!」

唱到這裡我便很困惑了,北寄貝到底是什麼?每一次我都豎起耳朵聆聽,就只有這一句我無法確定歌詞,是北極貝?來自北極的貝類嗎?每次唱到這段,內心的疑問就會無限擴大,但在手機尚無上網功能的時代,我的摺疊手機並沒辦法立刻提供解答。當男友姍姍來遲,時常已經接近中午,但那無數個周六早晨,我就站在迴轉壽司門口聽這首歌,想著到底北寄貝是什麼。隨著一天的約會結束,北寄貝已經離我遠去,兩周後的星期六早晨,這個疑問又會再次出現。

第四年,我們終於分開了。也許是我受不了他總是遲到,而他反過來責怪我為何非要如此守時。結束這一段淒涼的感情,留下的回憶都是無盡的等待。朋友來找我一起吃日本料理,席間嘖嘖稱奇,「真不敢相信妳可以站在那裡等一個人兩、三個小時。」「我也不知道,可能就覺得難得見面,不想吵架吧。」一邊吃飯一邊哀悼著這段苦心經營的感情,朋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我。

服務生送上了一半紅色一半白色的貝類握壽司。

「這是北寄貝,妳要不要吃一個?」朋友好心分了一個給我。

「北寄貝?」我大吃一驚,「你是說,那個迴轉壽司也有賣的北寄貝嗎?」

「咦?應該是吧。」

原來如此,吃著那個北寄貝,我終於忍不住淚如雨下,我終於知道北寄貝是什麼了,就是這個這麼好吃的東西。我一邊咀嚼一邊掉眼淚,那些周六早晨被這神祕貝類封印的委屈終於解開,那一刻我終於放下所有的執念,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永無止境的枯等,讓一個不守時的人耽誤我求知,錯過這麼美味的料理長達四年。

朋友無言地看著我,「有這麼好吃嗎?」

「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東西了。」

發表者:編輯小姐Yuli | 許喻理

Illustrator、Freelance Editor、Blogger、Writer 一角鯨有限公司 | 共同創辦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