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自證實苗栗沒有很無聊!三義全新景點一日遊

當我正在煩惱,自己關在家裡的時數已經多到爸媽要拜託我出門走走的程度時,接到去三義體驗一系列旅遊與在地小農品牌的案子,難掩喜悅之情的準備出發,但又要裝出「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玩」的嚴肅樣子,真是辛苦。

鐵道自行車踩到底就會看到如此仙境

朋友知道我要去苗栗採訪,都紛紛說:「是要請妳洗刷苗栗無聊的汙名嗎?」我要先澄清,我從來沒有覺得苗栗無聊,因為小時候去三義做木雕鴨子的印象太深刻了,一直覺得是個可以做手工藝的開心地方。

小學時校外教學做的木雕鴨子彩繪,當時的畫技真是令人不忍卒睹

總之此行要參觀的是全新開幕的美食景點「山驛漫食館」,其實就在知名的龍騰斷橋旁(說得出一個不是outlet的景點的地方,怎麼算無聊)。

負責人楠哥本身就是農村規劃專業出身,他說這裡原本是個露天的市集,當地附近的小農等在地品牌會來擺攤,除了提升業績,也讓造訪龍騰斷橋的觀光客認識苗栗在地品牌,也有效把人潮導流到這些品牌經營的景點。現在這個市集以「山驛漫食館」之名重新開幕,直接變成一個室內的咖啡廳、伴手禮店、小農市集三合一的景點,主打農村安心旅遊(當然也可以吹冷氣啦)。

主打農村安心旅遊的山驛漫食館裡,展示了品質認證的各式各樣伴手禮

這裡所有的產品都印著「山守現」字樣,這是行政院農委會水保局臺中分局輔導的認證品牌,山驛漫食館就是山守現的結盟門市。順帶一提,山守現品牌的吉祥物是一隻肥肥的石虎(擁有一種全台知名的特有種生物,到底怎麼算無聊!)

台灣人就是很愛玩這種匪夷所思的諧音梗

開幕這天一堆在地品牌都出現了,前輩記者馬上推著我說:「快去試試新鮮紅棗,超好吃!而且養顏美容。」孤陋寡聞的我,長這麼大從沒有想過紅棗在新鮮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苗栗的公館是全台唯一紅棗產地,所以要吃新鮮的紅棗只有在這裡。試吃了一顆發現跟一般的棗子味道差不多。後來我媽說小時候就買給我吃過了,原來我不是孤陋寡聞,是記憶喪失。

看到新鮮的紅棗果肉是綠色,大驚小怪的拍照寄給很多人看

然後在山蘇的攤子又停下來,說到山蘇就想到一個大學回憶,有一次我跟室友郁菁以及若干友人在熱炒店吃飯,我提議點小魚山蘇,結果被她嗤之以鼻:「點這個幹麼?山蘇我老家後面長一整片。」郁菁正好就是三義人,所以我又留下了「三義很多山蘇」的印象。不過這裡的山蘇是小小棵種在小盆子裡,老闆熱情的介紹說可以淨化空氣,而且不需要日照,只要噴噴水就可以活,很適合買回去都市當觀賞植物,盆栽本身也是用各種天然材質製成,例如竹子,還有把山蘇種在蝸牛殼裡,看得我好想買回家……但看起來不夠炒一盤小魚山蘇啊!

山蘇哪有這麼可愛!

除了各式各樣的攤位,也有青創品牌來舉辦DIY體驗活動,有手沖咖啡體驗、煮茶體驗等。一家叫做「青稻夫」的品牌帶來做五行彩色飯糰的體驗,我因為不想被發現廚藝不好,假借採訪之名跟其中一位青農皓淇聊天,她表示自己是離家就學、出國工作後,又回來故鄉成立「青稻夫農產工作室」,將家裡的稻田事業做產業轉型,也提到年輕人回鄉會遇到一個小困難,就是與當地深耕多年的前輩農民溝通,幸而逐漸摸索出心得,也做出成果證明年輕人也「懂種田」,許多在地品牌也是這樣一步一腳印的為故鄉做轉型。

Images courtesy by 山守現

當地還有產茂谷柑,山驛漫食館還有非常有機會成為打卡美食的分層茂谷柑果汁。這感覺完全可以被當作網美的IG熱點來宣傳啊!

為什麼分層可以這樣清晰!不可思議

既然都來這裡了當然要去龍騰斷橋踩一下舊山線自行車,雖說是自行車,其實是電動的,催油門就可前進。踏板是讓駕駛以外的乘客假裝自己也有貢獻用的。舊山線自行車最代表性的當然就是從魚藤坪鐵橋通過,從高空看龍騰吊橋的那段路了。

我是旅遊小福星,每次出來玩天氣都超好

一路踩到底是六號隧道,徒步穿過去後可以看到鯉魚潭水庫和鯉魚潭鐵橋,這部分遊記應該超級多,就不多說了。有時候千里迢迢去到一個地方,再怎麼熱怎麼累,只要看到眼前一片美景就會覺得完全值回票價。鯉魚潭水庫後池堰這邊就是這樣等級的風景。

美哭,台灣是最好的國家

最後還是要感謝一下與我同行的媒體好朋友們,我以沒朋友出名加上現在不隸屬任何一家媒體,參加媒體團就是孤鳥一隻,還有人能跟我一起踩同一台自行車真是感動。

我們的出發地不是之名的勝興車站,而是中間的龍騰站喔!
六號隧道有「神隱少女的隧道」之稱,不過完全是人比鬼多

最後我們離開時,獲得了一盒禮盒,裡面都是山守現系列產品,帶回去給家人們試吃評價,都獲得了很好的回響。結論就是台灣的農民很厲害,什麼都變得出來。

大家喜愛第一名是右上角的喉糖

後記

在前往山驛漫食館的車上,除了媒體之外,還有一大部分乘客是來了解新景點的旅遊業者。車上他們輪流自我介紹,我觀察到很有趣的現象。那些眉飛色舞,拿起麥克風侃侃而談,對疫情下的旅遊業非常樂觀的,都是經營國內旅遊的品牌;相對的那些比較低調,謙虛表示要來向同行學習、觀摩的,都是經營國外旅遊以及陸客團的旅行社。

大家出不了國,轉而開始深入國內景點(尤其綠島,聽說島上的人擠得跟罐頭一樣),雖然原因很不幸,但依然深深覺得是個令人欣慰的現象。過去大家有小假期都愛往香港、日本跑,其實我常覺得光是台灣多得是沒有看過、不曾走訪的地方,不見得是出國才叫做開眼界。農委會水土保持局也是看準這樣的時局,主打「農村安心旅遊」搭配振興優惠,鼓勵民眾深入體驗農村風情。表面上當然是以振興經濟為目標,但更重要的是在民眾心裡留下一顆種子,培養了對國內旅遊的興趣,長出對家園的認同感。

這才是我到此一遊,把這裡的美好寫下來給大家讀的最大意義。

山驛漫食館
地址:苗栗縣三義鄉16-1號
電話:03 788 1753
營業時間:平日10:30~17:00/六日10:00~17:30(週三公休)

北寄貝

又是一個等待遲到男友的早晨。這一段橫跨台灣南北的遠距離戀愛已經持續了三年,每隔兩周回到台北,相約星期六早晨在捷運站碰面,沒有例外的他又遲到了。

約定的捷運站裡有一間連鎖迴轉壽司,我站在門口等待,店裡播放著女偶像唱的品牌廣告歌曲。這首歌在店裡輪迴播放,我已經聽了不只二十次,如果把之前等待所聆聽的次數加起來,大概已不下百次,歌詞早就倒背如流。

「好吃的sushi在爭鮮,種類豐富新鮮的滋味;營養滿點在爭鮮,平價健康的美味。」

這首廣告歌很用心,後面還有一段RAP,活潑地喊出各種食材:「鮭魚鮪魚玉子燒,海老紅甘北寄貝!」

唱到這裡我便很困惑了,北寄貝到底是什麼?每一次我都豎起耳朵聆聽,就只有這一句我無法確定歌詞,是北極貝?來自北極的貝類嗎?每次唱到這段,內心的疑問就會無限擴大,但在手機尚無上網功能的時代,我的摺疊手機並沒辦法立刻提供解答。當男友姍姍來遲,時常已經接近中午,但那無數個周六早晨,我就站在迴轉壽司門口聽這首歌,想著到底北寄貝是什麼。隨著一天的約會結束,北寄貝已經離我遠去,兩周後的星期六早晨,這個疑問又會再次出現。

第四年,我們終於分開了。也許是我受不了他總是遲到,而他反過來責怪我為何非要如此守時。結束這一段淒涼的感情,留下的回憶都是無盡的等待。朋友來找我一起吃日本料理,席間嘖嘖稱奇,「真不敢相信妳可以站在那裡等一個人兩、三個小時。」「我也不知道,可能就覺得難得見面,不想吵架吧。」一邊吃飯一邊哀悼著這段苦心經營的感情,朋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我。

服務生送上了一半紅色一半白色的貝類握壽司。

「這是北寄貝,妳要不要吃一個?」朋友好心分了一個給我。

「北寄貝?」我大吃一驚,「你是說,那個迴轉壽司也有賣的北寄貝嗎?」

「咦?應該是吧。」

原來如此,吃著那個北寄貝,我終於忍不住淚如雨下,我終於知道北寄貝是什麼了,就是這個這麼好吃的東西。我一邊咀嚼一邊掉眼淚,那些周六早晨被這神祕貝類封印的委屈終於解開,那一刻我終於放下所有的執念,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永無止境的枯等,讓一個不守時的人耽誤我求知,錯過這麼美味的料理長達四年。

朋友無言地看著我,「有這麼好吃嗎?」

「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東西了。」

【青春名人堂】療癒

本周青春名人堂上刊啦:https://udn.com/news/story/12663/4676981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分析為何近幾年星座這樣熱門,其中歸納出結論之一,是因為現代人日子過的苦悶,星座提供了一個療癒的出口,可以適當的轉移大家放在自己肩上的壓力。

雖說如此,有時候看了星座反而壓力爆棚,例如這一周唐老師說運勢大好,結果我遇上一堆倒楣事,然後下一周將迎來水逆,頓時覺得,我到底是多麼不幸啊~~~~

創作者內心的一把尺

我第一次差點以漫畫家出道,是約莫大學四年級的時候。那是一本教青少年理財的漫畫,作家寫好腳本要找漫畫家合作。我當時在出版社打工,因緣際會地接下這個案子。

當時我完全名不見經傳,既不是圖文作家也還沒有粉絲團,只是個會在部落格畫四格漫畫的學生,能接到這個案子完全是抱著感激涕零的心情,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幸運可以有這個出道機會,作者也對我的作品非常誇讚。那時我上課畫分鏡稿、下課畫線稿,放學回租屋處上色,可說是廢寢忘食的想把這本作品完成。

就在完成了約三分之二時,發生了318學運,然後我發現這本書的作者在臉書上發言,用難聽的言詞批評了佔領立法院的學生,支持服貿協議。這番言論頓時讓我陷入了兩難,很認真地思索,我應該要對事不對人,把這本漫畫畫完,把握住難得的出版機會?還是我應該要中止合作?在看到作者的言論之後,已經沒辦法帶著熱忱去畫這本書了。那陣子除了因為學運的局勢憂心,又在想插畫之於創作者是什麼?只是賺取稿費與名氣的商品,還是從靈魂裡擠出來,是自我的一部份?我是收錢畫別人的腳本,那作者的言論之於我有那麼嚴重嗎?

後來我寫信給發稿給我的總編輯,辭去了幫這本書繪製漫畫的工作。就算是畫別人的腳本,我也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與精神,甚至在腳本之外加進了很多我的創意,這樣的努力若是用來成全一位理念和價值觀皆與我完全背道而馳的作者,即使出道了我也不會開心。寄信後,想當然爾總編輯覺得我是年紀輕所以意氣用事,勸我再想想。我堅定的表達辭意,一毛錢也沒拿,放棄難得的機會我也有點猶豫,但當時我有個直覺,就是多年後的我會感激自己做這個決定。

後來出版社拿我的分鏡稿,請另一位年輕的繪師畫,又過了很久,這本書因故遲遲未出版,最終合約到期,就這樣胎死腹中。繪師僅拿到微薄的稿費,版稅與出道當然是不可能了。而我,用多出來的時間開始經營粉絲團、畫「中正國小的日常」、投入到自己的作品,最後成為編輯小姐,出了自己的書。這才是屬於我的道路,回頭去看當時,真的感謝自己做了這個決定。

到了今天,我有自己的工作室,畫自己的作品賺錢,還是會有人用「發你案子你應該感激我」的態度跟我談工作,我總啞然失笑,是我選擇要不要為你提筆,不是你選擇我,因為我的文筆、我的繪圖、我的創意,就是只有我能創造出來的東西。

特別是創作者,我們的產品不是在生產線上做出來的,是從靈魂深處榨出來的,更應該花一點時間去思索,作品之於自己的重量,以及什麼樣的人事物,才「夠格」擁有你的創意。越是清楚了解自我價值、心中自有一把尺的人,越能在面對不同案主、不同稿費、不同形式的工作之間心境切換自如,走出最適合自己的道路。

【青春名人堂】轉行

本周【青春名人堂】上刊:https://udn.com/news/story/12663/4615880

我曾經遇過一個傳統媒體公司的老闆,動不動就說「我們公司即將轉型」、「你們年輕人都要轉念」,但其實公司裡每個年輕員工都知道,公司轉型無法成功就是高層沒有轉念,連帶著體制與人力都無法因應應有的轉型。

所以最後就紛紛轉行了。

【青春名人堂】善用時間(才怪)

每次下班的時候,想一想都會把稿子放進包包,想說回家應該還會再看一下,結果多半只是多扛了很重的東西回家,第二天原封不動的又扛去公司。周末也一樣,想說有空檔就工作一下吧,於是帶了電腦或平板出門,結果一整天下來……當然是沒有用上。

奉勸大家下班和玩耍就把工作放在家裡吧!你真的沒有你以為的那樣勤奮!

【青春名人堂】尊嚴

本週青春名人堂上刊:https://udn.com/news/story/12663/4510925

在職場上,我們絕對不能失去尊嚴,錢要賺但理念與自我不能被踐踏,這是原則問題。但當然,我們也不是不懂得變通,有些狀況是例外。

例外是什麼,不用我多說了吧。

《敗戰處理》出版前的小故事


特別介紹一下這本作家王靖第一本小說《敗戰處理》。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s__9101327.jpg
《敗戰處理》時報出版

我與這本書的緣分要從佩佩豬說起,當時我在童書出版社工作時,因為辦活動要找主持人,所以認識了王靖的伴侶陳頤,她幫我們主持了國際書展的粉紅豬小妹見面會和菇菇見面會,我們還一起在台上帶小朋友跳舞,與前來幫老婆拍照的王靖有一面之緣。

後來過了好一陣子,我已經換了工作,偶然跟陳頤聯絡上,她說王靖最近埋頭寫小說,已經完成了兩本,想要尋找出版的機會,在這之前想找我先試閱,看看有什麼建議,以及能否引薦出版社。雖然我那時已經當了好幾年編輯,自己也出了書,但要給另位作家(而且還是個自己用樂高拍停格動畫《中山路二段》出國得獎的人)建議和引薦,對我來說還是誠惶誠恐,後來得知我是除了作者家人以外的第一個讀者,真的備感榮幸。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16602660_1257663727633479_3159415524892776576_n.jpg
2017年國際書展上,我和陳頤是粉紅豬小妹的伴舞,唱跳卡通裡的「小雞之歌」

我們約在溫州街的咖啡廳第一次看這本書,結果當時王靖本人不在場,說是太緊張到附近去閒晃了。書稿已經簡單排版且裝訂的妥妥的,要不是因為陳頤就坐在我對面,以小說架構與文筆的完成度來說,會以為在看一本早就出版的書。就這樣坐在咖啡廳把第一本厚厚的書稿看完,說了一些想法後,緊接著陳頤又拿出了第二本,要不是餐廳營業時間有限,恐怕還會拿出第三四五六本,早就聽聞王靖以非常嚴謹自律,以及高得驚人的創作效率,在出版計畫八字都還沒一撇前已經寫完十本,我也一點都不意外。

希望我可以成為八字的第一撇。

回到家後我認真地思索,該把這部作品引薦給哪一間出版社?這是一部以台灣真實新聞事件改編的小說,表面上是檢察官辦案的懸疑故事,但實際上用震撼的故事衝擊人們覺得理所當然的善惡與正義概念。我當時好像給出了「這裡和那裡有點說教之嫌」之類的修改建議,其實我當時有點擔心這本書血淋淋的指出人們在對案件下評論時的盲點,略有點引戰意味(雖然可能作者本人並無此意),感覺要找到符合這種氣質的出版社編輯是最好的。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s__9109508.jpg
收到感謝函,竟謙稱「若內容尚可」,哭了

後來我決定建議陳頤聯繫時報出版的李國祥主編,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引薦的動作,就是先臉書私訊李主編問:「有沒有接受小說的投稿啊?」他說有之後,把email給陳頤,她以經紀人的身分把書稿連同我們一起想的推薦文案寄過去。

然後到了年底,收到消息得知王靖與李主編已經簽約準備出版,真的是打從心裡覺得高興,當時我正在準備離職成立一角鯨工作室,看到其他創作者都勤奮努力締造自己的成就,就覺得我也得加油才行。終於又過了幾個月,昨天與他們兩人聚餐拿到全新熱騰騰的《敗戰處理》,封面設計和文案都非常棒,還有作者簽名以及感謝函,覺得自己其實沒做什麼,又好像與有榮焉。

真的是很幸運可以當這本書的第一個讀者,但好書的重點不是有人讀了第一次,而是隨後有無以數計的人讀了千百次。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686307.jpg
三人到永康街金石堂巡店,左起我、作者王靖、經紀人陳頤。

詳情請洽:

誠品:https://tinyurl.com/y8krc54h
博客來:https://tinyurl.com/ydbrwllw
金石堂:https://tinyurl.com/y8es6dvp
MOMO購物:https://tinyurl.com/yc5ct26r

動物朋友自己做:食蟻獸

現在正值一個案子與案子之間的小空檔,這個周末決定徹底來做一些與工作無關,純粹開心的事情。結果我做了這個:食蟻獸超輕土偶。

我在動物森友會的島上有一個鄰居叫做「有美」,我看所有的資料都說她是食蟻獸,但我怎麼看都覺得她是穿山甲,背上的甲都畫出來了!但仔細一看,也滿像土豚的,土豚也是食蟻動物,或許有美是土豚?不過從耳朵的形狀看來,好像也不是土豚,還是她是小食蟻獸?小食蟻獸跟大食蟻獸是不同種動物,小食蟻獸尾巴是尖的沒錯,但嘴沒有那麼長,大食蟻獸就更不用說了,長得完全不一樣。我認為有美是融合了上述四種動物造型創造出來的。總之她是我的新鄰居。

左起順時針:有美、穿山甲、土豚、大食蟻獸、小食蟻獸

不只在遊戲中有可愛食蟻獸作伴,現實中我也想要有,剛好以前辦活動剩下一包超輕土快要過期了,決定來自己捏一隻。以下紀錄花了兩天完成的食蟻獸。

準備草稿紙、土和簡易的工具。

首先試畫一下,看是要做Q版還是擬真版,後來決定做「可愛的擬真版」。因為我不是很擅長捏塑,不要一下子做太難比較好。

哎呀,尾巴做太短了!!!

身體和頭要一體成形才可愛,但尾巴、腳、耳朵要分開做。超輕土的特性就是表面難以修整,所以沒辦法慢慢塑形,以前跟外公外婆一起捏陶的時候,常常做一做挖掉一塊,或是補一塊上去,再用工具把表面抹平。但超輕土就無法這樣,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每個零件都做好,然後精準接上。

把尾巴加長

這土又乾的滿快的,雖然是標榜可以不用沾水直接黏合,但只要乾掉就黏不牢。我把尾巴拆下來接長再裝回去,結果接縫就變得有點大,幸好還是有黏住。接長的地方也不是很平整,但考慮我是業餘者,以及之後應該可以用顏料來修飾,遂不管它。

晾乾中。

放一個晚上晾乾,等待明日上色。趕時間可以用吹風機。

第二天,張羅了一個畫畫小桌子,跟我媽要來壓克力顏料、紙調色盤和筆。我媽問我要那些顏色?我說要「動物色」,來的確實是一些灰黑咖啡米色,真是默契十足。

先試試熟悉一下顏料和筆的感覺,我已經八百年沒有拿畫筆和顏料了。顏色也改了一下,真正的大食蟻獸就是灰色黑色,感覺太沉重了,決定改用比較暖色調的褐色。

先幫整隻打底色,壓克力顏料的好處是可以無限疊加,所以我決定一層一層慢慢畫。只有前腳是白的。

接著畫上食蟻獸身上代表性的白色條紋和深色色塊。這邊是最緊張的部分,很怕比例一個不對就萬事休矣。畫得時候是跪在地上屏氣凝神,明明就有桌子椅子,不知道為什麼是拿在手上跪著畫。

再調深色顏料,疊後半隻到尾巴的深色漸層,以及前腳的色塊和爪子,最討厭疊色了。然後它前腳不是做反了,是因為食蟻獸行進時是手背著地以防止爪子磨損。

另外一邊也一樣,要畫得對稱也是很費勁的。為了增加五官(?)辨識度把耳朵的顏色加深。到這裡已經完成90%了!

點上眼睛後,就大功告成!變得有點像是木雕。

確認一下,差不多是長這個樣子沒錯。尾巴的效果還不錯。

草圖、試色和成品都相當可愛

超級滿意,非常充實的度過了休假。其實這也不是我第一次捏超輕土,以前辦兒童捏黏土的課程有跟著一起做過佩佩豬,以及我曾在大學的時候一樣用超輕土和壓克力顏料做了綠色小馬送給吾友周政池,他後來還把那隻小馬帶去美國一起念書。

不像是同個人做的

對比今日讓我忍不住感嘆自己驚人的進步。

接下來把食蟻獸安放在盒子,讓它再風乾個一兩天,之後應該會噴保護漆。感謝大家收看食蟻獸製造過程,之後再來挑戰其他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