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邊緣交換禮物

耶誕節快到了,想必大家都在為交換禮物煩惱吧?

我曾經參加過認真地交換禮物,結果真心換絕情換到完全不喜歡的東西;也參加過「最無用交換禮物」,互相贈送一些這輩子鐵定用不著的怪東西。最棒的交換禮物就是跟朋友交換特定物品(例如喜歡的書之類)。

當然,一角鯨提供非常適合送禮的風格小物與文創商品,所有的品項現貨量都很少(禁不起庫存壓力),如果今年沒有交換到喜歡的禮物,不如就自己買一個吧!

2020亂視童話桌曆👉https://reurl.cc/lLAgzd
小胖貓萬用卡👉https://reurl.cc/e5ALkj
雪精靈+石虎紙偶👉https://reurl.cc/8l80bj

今年也參加了一個鐘錶編輯與精品公關的交換禮物小派對。這是個相當虛榮交換禮物,規則是這樣:「價值500元的禮物,但要裝在精品紙袋裡。」這邊會有人想問,大家哪來的精品紙袋?其實是因為身為時尚媒體的編輯,只要參加品牌記者會都會拿到,裡面裝新聞稿,平常也會收到各品牌的公關品與逢年過節的賀禮,所以各品牌精品沒有,但袋子很多。

看起價值很驚人吧!

我準備的是卡地亞紙袋裝擬真迷惑龍模型,附上小卡寫:「拚命工作五年,還是買不起你報導/宣傳的那隻錶,想必對人生很迷惑吧?沒關係,這隻迷惑龍懂你。」這是我當錶編一年半的心得。

我則很幸運抽到前同事Ken準備的「沛納海紙袋裡的和牛立體拼圖」,我們是唯二準備了玩具的,顯見同個編輯部出身就是邏輯一致。

周末再來拍開箱吧。

2020年,編輯小姐新的開始

2020年,是【編輯小姐Yuli的繪圖日誌】開站4周年,也是我開始在網路上創作的第14年。在這十幾年間,我從一天被規定「只能用電腦15分鐘」的苦哈哈國中考生,變成天天黏在電腦前寫稿校對的編輯。

作為高中校刊得獎,時任總編的我;以及2018年於時尚雜誌當執行編輯的我。

我從校刊社編輯,踏入業界成為童書編輯,後來又成了時尚雜誌的執行編輯。同時我持續當個部落客、出了書成為圖文作家、到處演講成為講師、開了公司成為品牌的CEO。過著一天當兩天用的忙碌生活就這樣來到現在。

在2019年的某一天,我突然感覺至今職涯分支已經來到極限, 我有很多想寫的故事、想畫的漫畫、想拍的Vlog、想設計的產品、想做的企劃……一個人或許可以有好幾個身分,但無法承受每天腦海裡迸發出來的無數點子,卻沒有時間執行的無力感。

2019年度負責執行編輯的13本Esquire君子雜誌(有一期是雙封面,所以是13不是12本)

於是,我辭去我熱愛的時尚雜誌編輯工作,當一個真正的全職創作者。

這不是一個超級瀟灑果斷的過程,而是長達一整年苦苦掙扎、自我懷疑、搖擺不定後,才真正下定決心。這個職涯斷捨離(還帶有心靈成長成分在)的故事,我會從今年開始慢慢說給大家聽。

新的旅程將從這裡開始,編輯小姐不會因為辭去正職的編輯工作,就失去這個身分。誠如我每場演講所言,編輯是一種工作態度、一種生存能力,一個得以將想法從0到1不可或缺的角色。

謝謝每一位讀者一路的支持!

在出版業小型聚會上,第一次與合夥人Tina向業界朋友介紹我的品牌:一角鯨工作室

【交換故事見面會】出版人的地下生存匯報

前陣子聯合報的貓編找來我、B編、出版魯蛇和老編垚順做了對談專訪(可惜A編檔期喬不攏不克出席),今天訪談報導全文於繽紛版刊出!其實我們現實中沒啥交集,所以趁著這次機會才換名片、認真聊天,得到很多精彩的經驗故事,想說大家還真有種都直接說出來。

聯合報 記錄/李達達 記者許正宏/攝影
左起B編、出版魯蛇、編輯小姐Yuli、老編垚順

交換名片的儀式

周日下午,為了能講一點祕密,四位出版人相約在一家位於地下室的餐館。最先到的是「編笑編哭」的B編,接著戴粗框眼鏡的老編垚順入座。第三位入場的是穿著黑色透膚上衣的編輯小姐Yuli,壓軸抵達的是「出版魯蛇碎碎念」的魯蛇,魯蛇租了一套吉祥物連身套裝,把自己包在蛇皮內,害羞地向大夥問好。

四人到齊,向彼此更新近況,交換新的名片。

B編有兩張名片,一張是粉專「編笑編哭」的經營者,另一張則是她工作的公司。問起公司同事知不知道她另一個身分,她說:「我把自己的私領域捍衛得滿好的。同部門的同事瞞不住,但我會把兩個角色區分開來。我是行銷,要照顧作者,不會讓作者知道我就是B編。」

穿著租來的蛇皮裝,同樣也有兩張名片的出版魯蛇說:「我離開待了十三年的出版業,現在已經不在出版社上班了。」她說,因為成為專辦活動的第三方,不隸屬任何一家出版社,顧忌少,就有機會辦更大型的出版人活動。

編輯小姐Yuli有三張名片。一張是她在時尚雜誌的工作,一張是她經營的內容創作公司,第三張名片印著壽險公司的標誌,她拿出來的時候猶豫了一下,解釋道:「因為很擔心開公司會餓死,所以去考了壽險的執照。」但她希望將來能專注在自己的公司和創作上:「未來會慢慢集中在一張名片上吧。」

老編垚順(曹仲堯)用一張名片走天下。他是語言學習書出版社的副總編輯,瀟灑地說:「本名早就暴露啦,在哪裡工作過大家也都知道,不必隱藏了。」

出版工作種種苦

提起編輯的多重身分,老編垚順有深刻體悟。他曾做過手工藝雜誌的編輯,他說:「以前資源少,每件事都得一步一步親自確認。」做拼布包專題時,他為了確保讀者都能看得懂說明,就自己在家動手做。做食譜書他也照步驟試菜,檢查配方,嘗味道。「到後來做算命書,就弄得我都能幫人家算命了。啊,我不是來當編輯的嗎?怎麼都在做這些怪事。」

出版魯蛇說:「是啊,自製書真的很麻煩!」她曾和一間品牌商合作,但對方太過積極參與製作,「原本是我們提的企畫,到後來卻變成幫對方作嫁。」策畫新書發表會的時候,A老闆希望邀請B老闆出席,卻又不願意給聯絡方式,「所以我只好直接寫信到B公司找B老闆,B老闆卻覺得不受尊重,訓了我一頓。」她嘆口氣說:「好像都在照顧一堆媽寶老闆啊。」

「其實很多作者都這樣,外面形象超好……」B編接過話,談起對作者幻滅的經驗。她曾細心為作者規畫網路行銷案,當她請作者方轉貼新書訊息時,對方卻說:「我們要維持創作者的品格,老師的粉專不能那麼商業化。」B編咬著牙說:「要格調,就不要出版嘛。」

「這就是編輯最痛苦的地方,我們幫作者化妝,讓他們在讀者面前好看,但狗屁倒灶的事都是我們在後面做。」老編垚順說完便舉例,有一次,他發現自家編輯又在辦公桌前哭,問了才知道,編輯收到一張存證信函。他說:「某讀者跑去跟某老師告狀:『老師你的圖被盜用了。』某老師二話不說寄了存證信函來,要提告侵權。查證之後,我發現那張照片是我們幫某老師做的廣編特輯,根本不是盜用!就是有這種瞎事。」

創造的成就感

出版工作的高度創造性,其實能帶來很大的成就感。編輯小姐Yuli離開童書出版社後,轉戰男性時尚雜誌這個新世界。進公司沒多久,主管便讓她挑戰重要的腕錶廣編專題。「當時我養了一隻角蛙,就想試試把錶跟爬蟲類放在一起拍。」但社內提案時,業務們聽到爬蟲類就皺眉,認為廠商不會喜歡,因此兩次提案都被否決。「第三次提案時我改口說,『我想用冷血動物來呈現錶』。換個說法,同事們就興奮了,客戶也很喜歡這個提案。」

Yuli翻開雜誌給大夥看,然後對著那隻尾巴上戴著錶的鱷魚說,這支錶要價兩百萬台幣,除了兩名護送錶的保全,其他人是不准碰錶的。「所以拍攝現場很緊張,飼主握住鱷魚的嘴,我跟攝影助理固定前腳,攝影師固定尾巴。接著戴白手套的壯漢保全很緊張地把兩百萬的錶套在鱷魚的尾巴上,最後大家數到三,一起放開,攝影師就趁那短短幾秒拍照。」Yuli看著自己的作品得意地說:「這個沒有別的雜誌拍得出來。」

喜悅來自作者回饋

B編去年服務的作者,今年得到金鼎獎。「其實,這本書是由前同事A編向作者提案,再由我到處撈這個作者的文章,整理成一個有機體。作者看到稿子的時候嚇一跳,很多文章他都忘記了。」到了頒獎典禮那天,B編透過影片聽到作者的得獎感言,作者說:「我最想感謝這本書的兩位編輯。」這對B編是莫大的鼓舞。

出版魯蛇也有類似經驗,她自己開出版社的那年,曾做過一本關於車諾比核災的書。她說,那本書的作者群,為了在同一本書上紀念簽名感謝出版社,把書輪流寄給當時旅居在歐洲各地的大家簽名,最後再寄回台灣。「我收到的時候超感動。」魯蛇補充道:「而且那本書做完,我的夥伴和其中一個作者戀愛,後來還結婚了。」魯蛇笑著說。

交換了許多好事壞事,趁著聚會結束前,四人聊起接下來彼此的去向,以及下次見面又會是何時何地。這時魯蛇卻急忙拿出筆電,老編問她:「要散會了妳怎麼又突然上班起來啦?」魯蛇說:「我想起來合約還沒給出去,要趕快來發。」

聽到「合約」兩個字,大家都無奈地笑了。

小物故事

我帶的是工作上的好夥伴,空氣鳳梨。為雜誌拍攝各類商品照片的時候,只要有空氣鳳梨陪襯,拍出來的照片質感就會大提升。不過因為它看起來很像假的東西,有一次我們董事長巡視辦公室,就把它當作道具裝在塑膠袋裡綁起來,收進櫃子裡,結果好幾株空氣鳳梨都死了,只有兩株撐過來。今天帶來的這一株,是倖存的其中一株。

全文請詳: https://udn.com/news/story/12663/4232711?fbclid=IwAR1-L2h6r1AOtKd4Ao-Sv_tmQTfONKK22TZeD7lTGx6n7CnuFNYznIZgDw4